製藥

IFN 適應症

病毒 | 流感

流行感冒(流感)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傳染性呼吸道疾病。它可能導致輕微至嚴重的疾病,有時可能導致死亡。流感通常突然開始,可能包括以下癥狀:1)發燒(通常是高燒),2)頭痛,3)疲倦(可能極為疲倦),4)咳嗽,5)喉嚨痛,6)流鼻涕或鼻塞,7)身體疼痛,以及8) 消化問題–如腹瀉,惡心和嘔吐等。流感的並發癥包括細菌性肺炎、耳部感染、鼻竇感染、脫水、和慢性病惡化,例如充血性心力衰竭、哮喘、或糖尿病。流感病毒主要通過咳嗽或打噴嚏,在人與人之間傳播。

有時,人們可能會因碰觸上面帶有流感病毒的物件,然後觸摸他們的嘴或鼻子而被感染。大多數健康成年人,可能從癥狀出現前1天,最長到生病後5天內,皆可感染其他人。這意味著一個人可能會在他們知道自己生病之前,以及生病的期間,將流感轉移給其他人。

由於幹擾素是體內自然產生的,低劑量IFN-α有可能安全、有效的預防流感,以及減輕感染的嚴重程度,和縮短感染時間。


病毒 | C型肝炎

C型肝炎是一種影響肝臟的傳染病,由C型肝炎病毒(HCV)引起。感染通常是無癥狀的,但一旦確定,慢性感染可發展為​​肝臟瘢痕(纖維化),和晚期瘢痕(肝硬化)–在多年後通常是明顯的。在某些情況下,患有肝硬化的人會繼續發展成肝功能衰竭或其他並發癥,包括肝癌。發展為肝硬化或肝癌的人,可能需要進行肝臟移植,但病毒在移植後普遍會覆發。估計全世界有二億七千萬至三億人感染C型肝炎,目前沒有針對C型肝炎的疫苗。

C型肝炎病毒(HCV)是經由血液與血液的接觸傳播。大多數人在感染之初,幾乎沒有任何癥狀,但在大約85%的被感染者中,病毒持續存在肝臟中(慢性感染)。在過去,慢性HCV感染的標準療法,是高劑量α幹擾素註射劑,和口服利巴韋林的組合。該治療方案的有效性,與病毒載量和病毒基因型有關。被某些基因型病毒感染的患者,對標準治療最初反應是清除病毒(完全病毒應答),但多達一半患者將會覆發,這可由血液中HCV的重新出現來證明。近年來,新的直接作用抗病毒藥物,如boveprevir或telaprevir,增強了幹擾素和利巴韋林的組合,使持續的病毒應答率高達90%!這種幹擾素+利巴韋林+直接作用抗病毒藥物的三聯療法,已經成為治療C型肝炎的新規範。ABI的錠劑,非常理想地可與利巴韋林和直接作用的抗病毒藥物聯合,使治療C型肝炎三聯療法的三種藥物,皆為口服劑型,大大改善了治療費用、方便性、和遵醫囑性。另外,三聯療法若包括高劑量幹擾素註射真劑,仍然會有副作用,而血小板減少癥是已經被註意到的嚴重副作用之一。低劑量口服IFN-α已被證明能夠逆轉血小板減少癥,使其成為用於C型肝炎治療幹擾素的理想形式。此外,新的直接作用抗病毒藥物,對耐藥性有一定的擔憂,並且覆發一直是C型肝炎的問題,低劑量口服IFN-α有可能預防性地減少覆發。總之,ABI的含片可以使C型肝炎治療更方便、效果持續時間更長、有害副作用更少。


癌症

免疫療法正在成為癌癥治療的新支柱,具有更大的治愈潛力。然而,它對於許多患者仍然沒有效果。免疫抑制性腫瘤微環境,是癌癥治療失敗背後的病理特征,且允許腫瘤繼續生長,不被免疫系統偵測到。令人興奮的新研究表明,IFN-α對小鼠模型中的白血病微環境,具有重編程的能力,增強了工程化T細胞療法的抗腫瘤活性。此外,許多癌癥在類鐸受體中具有突變,抑制天然幹擾素的產生,以ABI的錠劑為例,IFN-α治療可以繞過這些正常免疫功能的阻斷。對於化療沒有反應的白血病患者,造血幹細胞移植治療的唯一希望,為了增強幹細胞移植的功效,曾嚐試以能夠與漿細胞樣樹突細胞(pDC)上類鐸受體結合的合成寡核苷酸,活化IFN-α的最大生產者–pDC,刺激它們分泌幹擾素。雖然這些實驗在體外是成功的,但已經觀察到人體中的pDC,在骨髓或臍帶血移植後,長達9個月不能產生幹擾素。口服IFN-α錠劑具繞過需要功能性pDC的可能,並提供增強幹細胞移植功效所需的免疫刺激作用。

傳統的化療方案有許多不良反應,其中一個較危險的是血小板減少癥,即血液凝固所需的細胞–血小板,降至危險的低水平。病人的血小板減少癥未獲解決,即有出血的風險。低劑量口服IFN-α已經顯示,能夠預防或逆轉血小板減少癥,並且ABI擁有以口服幹擾素治療血小板減少癥的專利。鑒於IFN-α在腫瘤微環境中,具有激活免疫系統而改善癌癥免疫治療的能力、可刺激免疫系統改善造血幹細胞移植的結果、以及能夠預防或逆轉化療的危險潛在副作用–血小板減少癥, ABI錠劑形式的低劑量口服IFN-α,可能是大多數、甚至是所有癌癥的理想輔助治療方法!

對於某些特定癌症,IFN-α可能有特別的益處。據估計,15-25%的癌癥,是由致癌病毒感染引起的。目前已知存在可導致人類癌癥的七種病毒是:乙型肝炎病毒(HBV)、丙型肝炎病毒(HCV)、人乳頭瘤病毒(HPV)、γ皰疹病毒,即愛潑斯坦 - 巴爾病毒(EBV)、卡波西肉瘤相關性皰疹病毒(KSHV)、Merkel細胞多瘤病毒(MCV)、人類嗜T細胞淋巴球病毒一型(HTLV-1)。這些致癌病毒分泌病毒幹擾素調節因子(vIRFs),阻斷幹擾素的內源性產生,使病毒逃脫免疫系統的偵測,甚至有時會多年處於休眠狀態。高劑量IFN-α已被用於治療許多這類癌癥,體外研究表明IFN-α抑制HTLV-1基因表達。IFN-α合病齊多夫定,能夠誘導被HTLV-1感染細胞的雕亡。高劑量註射IFN-α引起許多不良反應,而ABI的錠劑以如此低的劑量,將IFN-α遞送至粘膜,實際上消除了副作用。

其他感興趣的疾病


骨髓增生性疾病

流感(Polycethemia Vera(PV)是一種骨髓增生性疾病,其中Jak2基因的功能突變增加,引起自發性紅細胞生成,導致異常高的血紅蛋白、血細胞比容、和紅細胞體積,使患者處於血栓形成的風險中。有趣的是,雖然幹擾素-α的生理水平,可在某些條件下(如炎癥反應期間或在血小板減少癥的情況下)刺激造血,但IFN-α也能夠將異常升高的血小板水平,恢覆到正常範圍,更像是扮演造血調節因子的功能。這對於幹擾素雙重的抗病毒(有時需要增加血液流向急性損傷)和抗增殖(保持對異常細胞生長的嚴格控制)活性而言是說得通的。


疣,唇皰疹和口腔潰瘍

疣是由HPV引起的,唇皰疹是由HSV引起的,幹擾素-α皆被用於治療的這兩種病毒。潰瘍瘡、也稱為口腔炎,是不明原因的疼痛潰瘍性潰瘍。雖不會危及生命,但是疣、唇皰疹、和口腔潰瘍會令人不舒適,並且降低了生活質量。個別疣可以去除,但如果不治療潛在的HPV病毒,疣會繼續回來。唇皰疹和口腔潰瘍,特別容易受到溶於口腔粘膜的ABI錠劑的影響,因為它們同時接受到IFN-α的局部和全身免疫刺激作用。

Go to top